首页 >> 魅力绵竹 >> 绵竹文化 >> 详细内容
祥符寺匾额杂谈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祥符寺匾额杂谈


 
  绵竹祥符寺位于小西门外两百多米,是川西地区规模最大、创建最早的佛教圣地。据考证始建于唐代以前,现存实迹则有唐高僧圭峰宗密禅师墓和解放初期残存于藏经楼之法器钟鼎,还有矗立于大雄宝殿阶下的两株古罗汉松。若就此寺命名来说,乃是缘起于宋真宗祥符年间整修、扩建,得之于年号,足以证实祥符寺乃千年古刹。

  祥符寺历代都有高僧大德升座主持,佛名远扬。天王殿、药师殿、大雄宝殿、罗汉堂、观音殿、藏经楼、玉佛殿庄严雄伟,名扬海内外。

  作为一处千年古刹,祥符寺悬挂的匾额,多是出自于名士风流大家,虽不引人注目,但却是寺院文化内涵的集中体现。现在,就让我们细细来品味吧!

  步入观音殿后侧,可见悬挂于门上方的“大唐圭峰禅师卓锡处”匾。此匾为前清举人、爱国诗人、书法大师、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所题。该匾题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

  中国著名大书法家、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全国政协前副主席赵朴初手书“祥符寺”、“大雄宝殿”匾,分别悬挂在祥符寺山门与大雄宝殿前正大门上方。

  大雄宝殿后侧“普济含识”此匾题于辛未(1931年)初冬,为戴传贤书。戴传贤即戴季陶,号天仇,四川广汉人,早年留学日本,参加中国同盟会。国民党元老,辛亥革命后追随孙中山。后任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等职。

  悬挂于观音殿二楼上方的一块大匾,上书“藏经楼”三个刚劲大字。据考证该书为赵熙所题。赵熙,字饶生(1866—1948)四川荣县宋家坝村人,文学家,戏剧家,书法家。现在成都人民公园内的“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即为他的手笔。赵熙曾与四川的刘光第,杨锐等友好,当戊戌变法失败“六君子”遇难后,他曾上表请求为杨锐等人昭雪,后因弹劾贪污大吏,得罪上司。遭贬后闲居四川老家荣县,创办书院讲学。

  “石点花飞”为我县近代书法大师郑喻君书。现悬挂于大雄宝殿侧。石点,即顽石点头。据佛家传说,道生法师入虎丘山,聚石为徒,讲《涅槃经》群石皆为点头。花飞:佛家传说,梁武帝时云光法师讲经,感动上天,天上的花纷纷掉了下来。此匾妙用两个佛典,形容佛理讲得非常透彻。

  “正法眼藏”匾牌挂于藏经楼右侧,此匾为王缵绪题赠。王缵绪,民国时期曾任四川省政府主席。此匾额为佛教名词。禅宗用来指全体佛法(正法)而言。眼谓朗照宇宙,藏谓包含万有,故名。

  整个祥符寺里,最具文物价值的匾牌是悬挂在大雄宝殿侧一块“香界”。据多方收集资料,证之,此匾为清杨宗岱题。杨宗岱,江西大廋县人,乾隆辛未(1751年)进士,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特授绵竹知县。此匾题于乾隆甲午年,即1774年。香界:指寺庙。匾上诗文曰:“风泉满院,深树结庐。明月夜出,烟湿窗虚。灵山花药,冷称幽居。”

  寺内匾牌包罗万象,以清代和民国时期的为主。既有国内大家,也有本地名士。挂于客堂前“然大智灯”此匾为绵竹佛学社社长王干青、章卓如及社员郭敬舟等七人敬献。匾上有大段跋文,记载了法光长老升任方丈后寺庙的巨大变化。同样挂于客堂前“胜幡重振”匾牌为民国县人傅森舟、杨沧廷、乔锐夫等26人敬献。

  在县人敬献的匾牌中,由马嗣良题写的“忠义炳然”悬挂在药师佛殿。马嗣良原名马君弼,四川绵竹兴隆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学堂,先后在熊克武、杨森、刘湘等部任参谋、师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参加抗战,任30集团军164师副师长、副军长等职。后退役还乡,曾掩护王干青,他关心家乡、办培基小学。1951年病故,终年64岁。此匾题于戊寅(1938年)夏。

  现在,一些佛教弟子以及信佛人士、社会名流也敬献不少匾额,尤其是佛教大典或法师升座时,更是敬献匾额的集中期。据初步统计,祥符寺现收藏的各时期匾额就达100余道,对绵竹历史文化研究和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大价值。本文所列举的匾额仅仅是其中最具代表意义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祥符寺去细细品赏。


,